最近搬宿舍,不產糧
#霹靂為主
#本命371
#雷意綺意
頭貼來自 shindbo 繪製
 

我的連續簽到被我斷了啊啊啊啊

查看全文

我怎麼了嗎……(゜-゜)

四月末的灰塵草稿拿出來塗塗,想畫好頭髮就停手不幹了
食指太長了555

為什麼沒有追新劇也這麼虐呢。
NTM還我地冥教主啊啊啊啊連天跡都啊啊啊啊NTM人覺啊啊啊NTM編劇我不相信世界了這世界還有善良嗎?!

查看全文

天啊不能再認同,我的小心臟唉唷,唉唷……唉唷唷唷唷……卒

千塵:

心态崩了

霹靂天命之仙魔鏖鋒第三章 gay gay gay(不
聽著台語的計計計下意識……

查看全文

最近流行的問卷的其中一格♥(´∀` )人

同居30題:D24、因惡劣天氣被困在家裡(咩霏)

還掌握不太到,就當試水溫了,請大家多包涵(趴地)

髒話有,隱形車有(希望不要被河蟹)

  烈霏的心情極糟。

  原因還能是什麼?無非是他的男神九千勝昨日又被拍到與最光陰同遊,雖然狗仔拍照技術有待加強,但烈霏仍從那失真模糊的影像裡看見幸福的粉色泡泡。

  他咬牙切齒的往牆上標靶的紅心射去一刀,鋒利刀身深陷紅心上相片中那屬於最光陰的面孔。

  「賤人……賤人!祅撒大神絕不會放過你的。」

  烈霏抱緊懷中九千勝長抱枕,往床下一摸,手上又多了把刀,他洩恨似的閉上眼隨意擲出,脫力地往身後床鋪倒去。

 

  「我親愛的霏妃,這樣亂扔刀子很危險的,萬一刺中我怎麼辦?我不想看到你為了我哭泣。」

  烈霏聞聲立刻睜眼,迅速往床下摸出刀來,毫無猶豫的往聲音來源射去。

  「真熱情。」

  清脆的碰撞聲響起,烈霏不用想也知道必是落空。

  

  「你怎麼進來的。」

  心情已經糟到不能再糟,烈霏並不是很想陪他胡鬧。

  「當然是走進來的,你可以再問個更好的問題。」

  凝淵笑語,眸中卻平淡無波。

  烈霏朝他翻了個白眼,起身走到門前——映入眼簾的是支離破碎的門把和鎖。

  「凝、淵!你他媽對我家的門幹了什麼好事!」

  凝淵走了過來,瞥了一眼後朝他聳肩。

 

  「我只是把門打開罷了。」

  「你——唔。」

  腦中迅速飛逝而過一連串粗話,烈霏正開口欲對凝淵爆罵的當頭,沒想卻猝不及防的被後者頃身堵上了唇。

  霎那間烈霏怒火更盛,抬手推開凝淵身軀,未料對方卻是文風不動,甚至還伸手扣住他後腦,強迫加深這個吻。

  凝淵的舌恣意地侵入掠奪,長久纏綿後短暫分離的唇瓣間逸出幾聲低啞而游刃有餘的笑聲,烈霏除了喘息外也沒空檔吐露惡言反擊,唯有那雙灰藍眸子仍不甘示弱地狠瞪前者。

  凝淵的手溫柔地撫上烈霏下頷,似是萬分憐惜般地摩娑柔軟肌膚幾下,便以指腹替烈霏抹去滑落唇角的津液。

  

  窗外陡然落下一陣連綿而響亮的爆裂聲——一陣突如其來的傾盆大雨肆虐街道和不及閃避的寥寥行人。

  那激烈的落雨聲彷彿扣下板機的信號槍,窗外花葉打爛跌落地,窗內人影雙雙跌倚床邊,被剝落的衣衫如蝶,在空中不規則飄飛而過,降落在雨水濺入的地板。

  悶雷在重疊雲層掩護下忘情嘶吼,窗內,那人身下的藍髮青年昂高了頸,面露不甘卻不壓抑已然燃點的情慾火焰,烈霏將深潛的欲望化作了零碎話語,在凝淵從容且刻意的引導下忘情地傾洩而出,盡數收納入凝淵交疊而上的唇。

  不滿總是趨近於被制一方,烈霏狠狠咬了凝淵一口,拉扯而過的鐵鏽腥味漫上舌尖,他勾起唇角,避開凝淵再度湊上的唇,以磅礡雨聲作為伴奏的空檔,烈霏以唇形諷了凝淵幾句,後者卻是不為所動,餘裕神色依舊。

  烈霏的身子忽地一震,凝淵又笑,冰冷指尖不知覺中又深入幾分,他莫名覺得指端似也染上那人體內緩緩升騰的熱度。

  一道突如其來的刺目閃電掠過窗邊,凝淵決定不讓烈霏枯等太久。

  足以震動窗框的巨大雷響俐落劈下,完美掩蓋進入那瞬烈霏短促的驚呼聲。

 

  窗外車內,聽著單調雨刷聲的赤晴看了眼時間,決定先閉目養神。

  這可不是場單純的拜訪。

 

  一地沉鬱陰藍的光影,烈霏彷彿也要融入其間。

  因淚水朦朧的視線內,凝淵是唯一的艷紅。

  

  溫熱的紅舌慢條斯理的舔舐病白肌膚上綴點的冰藍,惹來一雙蹙起的秀眉。

  他素愛不顧一切、仿若焚燒彼此的交合,烈霏也總能完美配合。像當前這般溫吞的節奏十分少有,讓人身心煎熬,興許也是種殘酷吧。

  ——只不過是對於烈霏來說。

 

  「要做就……快……」

  盈滿水光的眼魅人,啃咬微腫的唇瓣鮮紅水嫩,開合著吐露一成不變的央求話語。

  沒有別樣的台詞嗎?他想,又覺似乎沒有更好的話語。

 

  他直驅而入,沉浸於滿足自己慾望的快感中而刻意冷落身下人不知因不適或是尋歡而扭動的腰枝。

  烈霏灰藍的長髮披散一地,凝淵撩起一縷湊近唇邊一吻,露出微笑。

  

 

  驟雨漸歇,窗外雨響逐漸微弱直至無聲,幾聲鳥鳴嘹亮,日光不時透過雲層間隙灑落,悄悄入了房內幾分。

  烈霏不知何時已昏沉睡去,略睜的眼似在倔強抵抗生理的疲倦。

  凝淵佇立於房內陰影之處,注視著披上薄薄日光的烈霏,沒打算替人處理那一身及四周的凌亂。

  他整了整領子,離開前不忘關上門,即便那門早已失去阻擋生人的作用。

  

  「明天見,親愛的霏妃。」

查看全文

臨時起意,畫得開心

友:十九這樣好像不良少年
:對,我害的(。

衣服參考官圖,細節不管,自high
霸刀輕功+藏劍武學的嘆嘆吧大概,他愛劍,他飛起來有電
「別叫我嘆嘆,叫我霸霸」之類的

寫手30題:若我英年早逝(沉唐) 短段#2

【注意!!】憑感覺打/不打稿直接上/想到什麼打什麼,對劇情講究的朋友麻煩右上叉叉,對你我都好

【注意!!】OOC難免,寫自己心中的沉唐二人/介意者請自行迴避

【注意!!】情感的部分沒那麼重,似雙箭頭又似沒有箭頭存在


短段#1

  唐絕其實沒有與異識相融同化。

  他們依舊「和平共處」如同沉輪剛與唐絕接觸那時,異識存在於他的意識一隅,卻不真正支配他的身軀。

  但是沉輪並不知道這點,與唐絕素不對盤又非欲沉輪出身的黯翼飛宵更不可能察覺。

  看著似乎誤會的沉輪,唐絕甚至感到有趣。

  想讓沉輪摔進自己的騙局裡,最好的方法是連自己都騙,偶爾嘗試讓異識接管身體也無妨。

  那麼他又為什麼要如此大費周章的逗弄沉輪?

  他高興。

 

  沉輪愕然的表情他永遠也看不膩。

  想到第一次戲弄他得手的場景,唐絕忍不住笑出聲。

  不曉得下一次會多快到來。

  沉輪最近待他的態度有些怪異。

  確切來說,從那夜浴血與他談話後便是如此,只是唐絕一直到最近才恍然意識到。

  對於那夜的談話他其實沒有印象,但他並非因為完全受異識操控而失去記憶。

  ……按理應是如此,但唐絕怎麼努力回想,腦中唯有一片空白。

 

  那段記憶對他來說重要嗎?不重要。

  那段記憶對他逗弄沉輪的計畫來說重要嗎?非常重要。

 

  異識拒絕給予他那段記憶。

  斷然的拒絕絲毫不損唐絕的信心,他知道自己不依靠那記意也能想出新玩法。

  但他還是希望先解決沉輪停留在自己身上的怪異眼光,一副他唐大爺快死了的眼神。

  「沉輪啊……你愛慕崇敬的眼光會使我窒息。」

  「哦、是嗎?」

  「是,麻煩轉過去好嗎?」

  「不好。」

  平常都是他氣昏沉輪,怎麼也有反過來的一天!

  唐絕深吸一口氣,又沉沉地吐起,他步履沉重的走向沉輪。

  「嗯?有事嗎?」

  「我才想問你,好同事。」

  唐絕伸手將沉輪的頭掰了個方向回到他的正前方,確定沉輪沒有轉回的意思後滿意的拍拍手準備離去。

  「我更想問你,好下屬。」

  沉輪又他媽轉過頭來望著他!

 

  對上沉輪那含笑的雙眸,唐絕第一次感到棘手。

  「你、是唐絕吧?」

  「一直都是,你有更好的問題嗎?」

  看沉輪反應,唐絕斷定他的把戲已然奏效。

  「例如?」

  沉輪勾唇微笑,一瞬換回平日那副遊刃有餘模樣。

  「那要看你想問哪方面。」

  唐絕不甘示弱的回以微笑,直視對方。

  「你跟異識的融合程度。」

 

  聞言,唐絕的瞳孔微縮,雖是訝異卻沒有表露太多情緒動搖的破綻。

  「如同你一開始見到的那樣,『我們』沒變過。」

  「是嗎?」

  沉輪抬手,指腹緩慢地摩娑下頷,似是認真思忖的神色讓唐絕莫名不安,卻說不上緣由。

  「那我沒問題了。」

  語畢,沉輪乾脆地轉回頭去,再也沒有搭理唐絕。

  「你究竟想做什麼。」

  低沉嘶啞的嗓音傳入耳內,無光的黑夜裡,惟有沉輪的眸子隱隱透著紫光。

  「我才想問你究竟想做什麼,幽谷懸命。」

  被沉輪逼得無路可退,背倚牆面的『唐絕』面上神色淡漠如冰,水藍的眼瞳閃爍著詭譎螢綠。

  沉輪抿緊雙唇,無話可說。

  「沒事的話就放我離開。」

 

  第二次,同樣的狀況,自己沒有辦法做出其他反應。

  沉輪心中掙扎了會,終究是收回阻擋在唐絕頰側的手。

  「唐絕。」

  「幹嘛?」

  「沒事。」

 

  「唐絕。」

  「……」

  「唐絕?」

  「我有聽到,你到底叫我幹嘛!」

  「沒事。」

 

  「唐絕。」

  清脆的金屬落地聲。

  「哈。」

  「……我要走了,千萬別想我。」

  反了反了,簡直是反了。

  被沉輪那般怪裡怪氣的呼喚了一天,他唐絕終是受不了,見到沉輪便轉身就走,死也不和他共處一室。

  第三次和沉輪「巧遇」,他正起身欲走,卻見沉輪迎面而來,後方還跟了個綠毛——是黯翼飛宵那討厭鬼。

  

  正好,這下他絕對有足夠的理由迴避了。

  他才不信熟知他倆不合的沉輪會硬逼他留下。

 

  「這麼巧,我正好要出門,那就換你們顧家門啦,加油哈。」

  唐絕揚起笑臉輕拍沉輪肩頭,抬步便要越過他走人,沒料到沉輪竟是伸手擋在他胸前,阻他前行。

  「我們三人難得一聚,你不如留下。」

  「不了,我怕我會控制不住自己把黯翼飛宵爆打一頓。」

  「你說什麼!」

  見黯翼飛宵又忍不住要衝上前揍唐絕,沉輪伸出另一手擋在黯翼跟前。

  

  又是這樣,沉輪當和事佬當不膩嗎?他唐絕都看膩了。

  「你看,黯翼飛宵如此迫不及待的衝上前來,我不打他一頓我還叫黑手唐絕嗎?」

  一臉無奈,面上仍是帶笑的唐絕聳肩道。

  「所以你還是別奢望我留下了,你們自個去培養感情,我不打擾,再見——」

  擺擺手,唐絕直接以身體推開沉輪橫在身前的手臂……不,並沒有,沉輪順勢彎起手臂將人牢牢圈住。

  

  「沉輪……我有句話必須先說在前頭,我唐大爺不愛男人的。」

  迎上沉輪一成不變的淡漠神色,唐絕隱約覺得他在那雙眼底看見一絲戲弄得逞的笑意。


TBC.

查看全文
© 鹹魚一夜燈 | Powered by LOFTER